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荷塘新闻网 红网·荷塘站 > 新闻频道 > 荷塘新闻 > 党务动态 > 内容阅读
[中国文物报社]乡忆东流村
  来源:  时间:2016-06-30 10:15:40   作者: 字体: 【    】 

  东流村的喜痛哀乐也是民族兴衰的反映。录下故乡记忆的碎片,汇入中华民族文化的宝库,使之根深叶茂。2013 年 5 月中旬返里探望,游子回家,小的不认,少的长大,大的变老,老的故去,人换代,事变迁,然山川依旧,思绪万千。

  东流村

  我的家乡东流村为湘中的一个村落,西距株洲市约10公里,属湖南省株洲市荷塘区明照乡,现分14组,有380多户、1300多口人。

  村子东起东流坳,北抵坝子头,约3平方千米。有发自村东白竹塘的一小溪,叫东流坝,溪水潺潺,清澈见底。东流坝贯村而流,长约1500米,村以水名。东流坝是湖南湘、资、沅、澧四水之首湘江源头之一。因此,东流村属湖湘文化孕育地。

  村子的地貌分两部分,中间为开阔地,四周环低丘。开阔地海拔约50米,丘相对高度20至30米。丘上生长着繁茂的亚热带常绿针叶林和落叶阔叶林,遮天蔽日。丘由亿年前的白垩纪红色砂岩及其下伏数亿年砂砾岩构成,丘陵富水,泉水涌流,渗入冲地,浇灌田地,积水成塘,可排可灌。

  村东北几座丘陵如群龙伏,丘冲相间,作掌状向村子展布,其状罕见。丘冲相成,泉溪塘坝不易干旱,无涝之忧,形成沃土一片。山富林果柴,地堆米粮川,宜人之居。

  东流村是五分丘,四分地,一分水构成的小村落。溪坝绕村流,雨泉保耕收。龙丘龙湖多,百户无忧愁。

  坝子头

  坝子头位于东流村北,是村的终端,故名。1934年我在这里出生,4至5岁时在坝子头生活。出生逢旱年,欠收,青黄不接,祖母、母亲等家人怀抱我沿门求食。因此,我们家颇得乡里之助,我的幼年时代是在父老乡亲的关爱下活下来的。回想那时,真是:风餐露宿无定所,寄檐屋下避寒风。儿嗷嗷,母殷殷,扶老携幼又启程!进门防狗咬,忙把大娘呼!百家饭,泪粘巾。亲人何寻,呼唤无声。施主户户,念慈在心。恩重泰山,情思绵绵。坝子头是以周姓为主的多姓氏聚住村落。据周家族谱记载,周族是明洪武年间血洗湖南,从江西迁入湖南插草为标的那批人。故坝子头至少有600至700年的村史。记得村里周树光先生是我们这边远近闻名的私塾教师,对促进东流学风、民风贡献颇大,这位令人尊敬的教师却遭日寇刺杀。有道是:多姓坝子头,百年古村落。泉水常年流,世代盘居乐。

  

 

  

 

  我父母婚后,家贫,难以为继,父亲被迫离家别祖到长沙谋生,成为早年成功的农民工,家里有所积蓄,购得坝子头东约500米处的刘家冲南山坡房产,1939年我家从坝子头迁居到这里。

  刘家冲田地较多,泉水涌流,蓄水成塘,有中塘、大塘、菏叶塘,塘边有田。丘上油茶葱茏,丘中树多马尾松,灌丛杜鹃映山红,绿中点缀分外明。好山好水好人缘,晨起晚归邻里亲。

  刘家冲阡陌,鸡鸣犬吠,蛙声阵阵,动中安宁。乡邻们田中切磋,茶中谈心。借东借西,有求必应。和谐民风,世代传承。

  南山坡位于刘家冲的东侧,依丘面田,丘形如椅,隐而不闭,避寒迎暖,舒适怡人。我两个侄儿现在仍住在这里。

  原房屋为板筑墙、瓦顶的四合院落。老屋给我印象很深的是堂屋悬挂着齐璜 (齐白石) 书画 《芦雁图》六挂轴,其画把芦丛中戏水的野鸭飞、游、戏、食表现得活灵活现。我曾临摹,梳寻忘却的记忆,绘回忆《芦雁图》局部。

  刘家冲田多,得益龙湖阔。丘拥南山坡,几度花开落。

  入世行

  家乡是我人生的起点。我受到东流村文化的熏陶。东流村有丰富的民俗文化,如在新年里,锣鼓声中,狮子、龙灯玩得村里喜气洋洋。村子里新年有“打春” 的习俗,我参与较多。所谓打春是一种贺春的说唱技艺,其形式为艺者米袋搭双肩,左手上执一面小鼓,下提一面小锣,右手执锤,走家串户,边奏锣鼓边说唱。打春前要做打春词的背诵,可锻炼记忆,也得到口头文学熏陶,受益良多。打春人人称赞,见事说美,在动听悦耳的说唱中,引得满屋喜气盈盈,笑声骤起,主客皆乐,主人以钱或米作筹谢,艺者谢主而去。

  我在东流村丘上砍柴、拾蘑菇、赏景和眺望长沙大火,在冲中插秧、收割、捉鱼,在散发着泥土清香路上行、挑、放牛和唱《松花江上》等歌曲。现在想来,这是风雨求学路、探亲思念路、上城盼望路,也是躲日寇苦难路。

  务农是辛苦的,但当白鹭如影相随,当听到布谷鸟如歌如頌,当闻到稻香扑鼻而来,当看到稻浪滚滚和金灿灿的稻谷归仓,那种快慰与满足感,只有农人才能体验与享受。

  农伢乐

  哎呦哩!日升出,日落归,沿着乡间小路,闻着那泥土的芬芳,哎呦哩!淅淅雨,物争辉,沿着乡间小路,看着那禾苗的生长。哎呦哩!微风吹,稻香随,沿着乡间的小路,听着那鸟儿歌唱。哎呦哩!砍柴去,放牛归,沿着乡间的小路,尝着那人生快慰。80年代初回长沙市探望父亲大人,谈话中老人家骤然向我提问,世间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?我有些茫然,正在思索时,老人家释疑说:粮食。粮食比什么都宝贵,民以食为天嘛!粮食关系国富民安。粮食要靠耕耘,而耕耘要经犁、种、管、收多道农活,每一道农活都是泥里来水里去,汗滴淋淋。“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。” 只有知道务农不易,才知道我们吃饭来之不易。爱惜粮食应成为习惯和美德,小时候丢撒饭菜必然会受到大人的训斥,只有知节俭方能御奢华。

  我自1941年起先后就读家乡的小学,长沙的中学和西安的大学。1956年被北京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录用从事第四纪地质学研究,担任创建我国首个第四纪孢粉分析试验室的任务。从事这一工作三十年后,有鉴科学与社会发展。1987年,我又开始倡导我国环境考古学研究,直至 1994 年退休。实际上,为了发展我国新生的环境考古学,我退而不休,且更加执着。

  东流村的秀美令人聪慧,人和令人和善,勤俭令人吃苦,执著令人敬业,苦难令人爱国。

  寄盼东流村

  东流村是纵横丘陵冲坝成,一水绕村水土灵,世代绵延万物荣的地方。只有爱护东流村一丘、一水、一土、一木,保持东流村环境系统和环境特点,才能使东流村科学发展、持续发展。东流村会如村西边沪昆高速公路一样迎来城乡一体的新时代。

  (《中国文物报》2016年6月3日4版)

[编辑:管理01]

分享到:  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