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荷塘新闻网 红网·荷塘站 > 新闻频道 > 荷塘文艺 > 文学 > 散文 > 内容阅读
另一扇窗
  来源:  时间:2018-06-05 17:10:41   作者:黄明 字体: 【    】 

  对张富贵来说,这绝对是一个晴天霹雳。

  在他面前的是眼睛已经哭肿的老伴。她现在已经声嘶力竭,已经满脸绝望,还在强打精神哼出一串串悲哀的调子。张富贵不觉鼻腔也一阵酸涩,渗出一汪泪。他抬起手,手掌飞快从鼻梁处往两边各抹了一下,使劲眨了两下眼睛,朝门外望出去。

  他现在只清楚一件事:儿子没了。

  老伴突然一声哭嚎,把张富贵从茫然中叫醒过来。他朝老伴走过去,蹲在她轮椅边。老伴抓住他的手,哭得更绝望了。他站起来,俯身抱住老伴,让她崩溃在自己怀里。

  接到这个信是三四十分钟之前的事。儿子的号码打到张富贵的手机上。张富贵到菜园里栽菜去了,手机丢在家里,老伴接了电话。

  是别人从儿子身上找到手机打来的。

  老伴摔过,伤了神经,坐着轮椅;白内障多年,手机只会接。门口往前坪有一截楼梯,当时修砌是为了尽量显得气派些,特地把楼梯修了一大截。老伴出不去,又喊他不应,干脆坐在家里专心致志哭。这会要下大雨的样子,张富贵赶紧回来,老伴才把这个噩耗告诉他。

  他突然想起该问问儿子现在在哪里。

  老伴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清楚交代了位置。一个雷炸下来,声音穿透了整个房子,也穿透了张富贵的心。他从墙角抓了一把伞,就往外走。边走着,他甚至希望降个雷,打在自己身上,跟着儿子一起去了。

  张富贵“老来得子”,四十多岁才延了张家这根香火。半年前儿子终于娶了个十分好看的外地媳妇,这个十分一般的家庭,因为这个十分好看的媳妇瞬间闪亮起来。但就在一个月前,漂亮的媳妇带着张家的积蓄,都消失了。彻底得就像一个梦,仿佛那个漂亮媳妇从来没有出现过。从此,老实的儿子好上了酒,“买醉”这个洋气的词变成了儿子生活的常态。

  张富贵穿过围观的人群,把满脸是血和着酒气的儿子抱起来。撞在电线杆上的摩托车已经飞开了,满地的碎片,就像张富贵心的样子。

  他叫了儿子的名字,儿子没有答应。他迟疑了一下,又喊出了儿子的乳名,滚热的泪跟着喊声喷涌而出。儿子还是没答应。

  七十岁的张富贵,坐在地上嚎啕大哭。

  怎么过下去?这是个问题。

  村干部赶到了张富贵家,代表村上给了张富贵二老物资的帮扶,再三强调:“低保一定会有你们的名额!”

  张富贵平静谢过。送走村干部,他回到屋里。几天了,老伴的眼泪还是断不了。他转身看到了柜门上镜子里的自己,居然变成了满头白发的老头。如果他没记错的话,几天前他还有很多很多黑头发的。

  下顿饭吃什么菜不重要了。地里刚种的菜还没浇水,不重要了。头发白了不重要了。昨天收拾屋子的时候割伤了手不重要了。逢年过节不重要了。能活多久,能把活的时候过成什么样,都不重要了。没什么重要的。没意思。他唯独担心老伴的视力是不是更差了,她行走不了还需要他照顾,所以尽管没意思,他还是得活下去。

  没有希望。

  从此就这样熬下去吧。熬到入土的那天。

  如今,除了必要的讲话,一般只有电视还能发出点声音,给屋子里制造一些人间的气息。

  有天,张富贵和老伴坐在家里看电视,忽然,屋外有了一阵人声。张富贵赶紧起身出去,果真有一群人,并且明明朗朗是朝自家走过来的。张富贵还在纳闷,一群人就笑脸盈盈跟他问好了。老伴也转着轮椅出来了,隐约瞧见了人群,听到了热闹。

  “我们是公益服务中心的志愿者,来看看二老……”

  张富贵听到了。老伴也听到了。

  两位老人还没回过神来,人群就进来了,问候声填满了冷清了好久的屋子。桌上堆了牛奶、麦片、营养品,椅子斜靠在墙上,放上了一铺被子。手被握住了,笑脸靠近,声音靠近,温暖靠近。

  张富贵终于有了笑容。

  这一天,他和老伴沉浸在人堆里,享受着久违的热闹。有人帮忙做着饭,有人帮忙打扫卫生,有人陪自己聊天说家常……

  这种时光,幸福!

  人群里有个姑娘,听话的时候认真听,做事的时候认真做,特别关注他老伴,问着她的情况,跟她聊着天。老伴的脸上也出现了难得的笑容。张富贵注意到了她。

  一周后,姑娘又来了。这次不是一群人,而是她一个人,她带来了自己包的饺子。这回,张富贵二老才真正认识了这姑娘。

  姑娘叫小玉,也是个苦命孩子。父母在同一天车祸去世,奶奶把她带大。她刚出大学门,还没开始回报,奶奶就走了。现在她是一个网站编辑,也是公益服务中心的志愿者,所以上次周末一起过来了。

  “我想起了我奶奶,”小玉说。“她膝盖骨膜坏死,也坐轮椅,但是我在外地读书,她那种情况还得靠自己生活,没人照顾……”说着就开始哽咽。

  “只要你不嫌弃,妹子,常来!”张富贵郑重地说,又望了一眼老伴,老伴朝他的方向点着头。

  以后,小玉果真是经常来,有时不是周末,只要下班早,也必定过来转一圈,帮他们打扫,帮他老伴梳洗、剪头发,有时还会跟着张富贵到菜园里转转。张富贵听说小玉喜欢花,特地种了一片月季和杜鹃。

  小玉来时,张富贵就会盘算着做点什么好吃的。张富贵没事的时候就会去菜园子里转,看菜长得怎么样,要保证小玉能吃到新鲜的蔬菜,还要有带回去的。有时他也会问老伴:“头发需不需要去染一下?”逢年过节,有盼头了,小玉就是他们的“盼头”!

  人们常说: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,也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。张富贵和老伴坐在门口,吹着暖风,想起小玉刚电话里说的下了班过来陪他们吃饭,不觉泛起一丝微笑。他们俨然在等待着自家的孩子。

  从公益服务中心来的小玉,就是他们的另一扇窗。

[编辑:荷塘文艺管理员]

分享到:  

点击排行